抗日战争中最悲壮的特写镜头(四)
——长城线上“千里无人区”
时间:2015-04-07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郝洪喜 张丽华


(二)“无人区”斗争中的党组织建设和政权建设

1.无人区”斗争中的党组织建设。

加强各级党组织建设,充分发挥基层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是坚持“无人区“斗争的关键一环。

在日伪采取“集家并村”政策、制造“无人区”期间,战斗在千里“无人区”的各级党组织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注重加强党组织建设,在承德境内及边缘区先后建立了兴滦丰、滦昌怀、迁遵兴、平密兴、丰滦密、迁青平、承平宁、承青遵、蓟遵兴、承兴密、迁遵青、青平、承兴、迁卢青等14个抗日联合县委或工委。这些联合县委或工委在各自的辖区内,领导着109个区(中心区)委和892个村党支部,组织人民群众与日伪进行了不屈不挠地斗争。

兴隆、滦平二县因是日伪推行“无人区化”的重点县份,斗争形势尤为残酷。在艰苦的岁月里,设在这里的承兴密、丰滦密等联合县委始终坚持与人民群众战斗在一起。

各村党支部也都发挥了战斗堡垒作用。到1942年春季以后,反”家”斗争白热化,许多党员在斗争中光荣牺牲,一小部分变质。而同时在斗争中也涌现出一大批骨干分子,迫切要求入党。根据形势的发展需要,各抗日联合县及时整顿了党组织,并发展了新党员。丰滦密联合县委全区(中心区)原有的168名党员,重新登记64名,又发展新党员32名,恢复或重建党支部17个。到1943年底,兴隆县雾灵山、狗背岭、五指山几块游击根据地里,共建起89个党支部,党员总数由原来的100多名发展到600多名。这些在“无人区”斗争中的党支部都成为对敌斗争的坚强战斗堡垒。

在宽城满族自治县孟子岭乡有一个王厂沟村,这个村在抗日战争时期是热南地区有名的抗日堡垒村。1941年初,这里建立了第一个党小组,当时仅有3名党员。同年6月,在党小组的基础上建立了党支部到抗战胜利时,这个党支部已发展成有4个分支部的党总支,党员人数已从当年的3人发展到50多人。从1941年这个党支部成立以来,在党支部书记李西云的领导下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带领共产党员和全村群众坚持战斗在无人区,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在1942年日伪推行“集家并村”时,王厂沟村的群众在42名党员的宣传、带动下,全村130多户中,有110户誓死不进“人圈”,坚持守土抗战,开展山地斗争。1942年春,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全村的党员和民兵开展了“大破交”斗争,挖公路、割电线,一夜破毁公路180公里,仅王厂沟一个村的20余名青年报国会员即割电线100余捆;亮甲台村王彩章一人割电线119公斤。这种“砍大腿”、“摘耳朵”式的大“破交”,使敌之交通、通讯陷于瘫痪。

因为这里有坚强的党员和群众基础,又由于这里有有利的地形条件,所以,在1941年至1943年间,这里曾经是中共冀东区委、冀东军分区的所在地,包括冀东军分区的报社、医院、兵工厂、干部培训班等也都设在这里。1988年8月,曾经在这里战斗生活过的原冀东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特意来到王厂沟看望乡亲们,并亲自为该村题词:革命堡垒,英雄人民。

在“无人区”斗争中,绝大多数党员都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例如,兴隆县小黄崖村共产党员夏级第,为保护记录埋藏公粮地点的小本子,在日伪军突袭包围时,置生死于度外,纵身跳下悬崖。他这种大无畏的献身精神受到了上级的表彰。在兴隆以雾灵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中,像这样起先锋模范作用的党员就有400人之多。宽城大汉沟村共产党员王彩章多次深入敌穴,千方百计为抗日队伍搜集或购置地图、望远镜、药品、办公用具等紧缺物品,仅尚存的转交物品收条就有50多张。

承德县范营村有一位坚持“无人区”斗争的共产党员范顺。1943年夏,组织通知他说敌人要搞“集家”,要他设法储备一些粮食,以备部队吃用。范顺立刻动手,挖了一个小山洞,然后把10多石粮食秘密地藏在里边,而一家人却靠吃糠咽菜度日。敌人“集家并村”时,他把老母亲和妻儿送进“人圈”,自己则按党组织的安排,坚持在“无人区”,与八路军、游击队和地方干部保持着联系。因为“人圈”里的生活居住条件特别差,所以他的老母亲和儿子都先后在“人圈”里病死了,妻子也被敌人打瞎了眼睛。他自己曾经两次被敌人抓住,被打得遍体鳞伤。日本宪兵又用战刀压着他的脖子,逼问他给八路军办了什么事,粮食都藏在什么地方,可是他一个字也不说。当承平宁三区队和游击队来到时,他却毫不犹豫地把保存下来的粮食拿了出来。

丰滦密联合县大庄科水泉村民兵中队长、共产党员岳坦,1942年积极参加昌(平)延(庆)联合县二区区长刘文科领导的反“集家”斗争,带头到杨松沟东山坡上搭住马架棚,誓死不进“人圈”。1943年6月19日,刘文科到杨松沟筹集公粮,被六七百名日伪军包围。危急时刻,岳坦把刘文科及其通讯员隐蔽在茅草丛中,自己挺身而出把敌人引开,不幸被捕。他坚贞不屈,绝不供出刘区长的隐身之处和公粮的埋藏地点。在敌人打断了他的左臂,押解他下山的途中,他乘敌不备,一边喊“共产党万岁”,一边奋身跳入白龙潭,壮烈牺牲在敌人的枪弹下。

2.“无人区”斗争中的抗日政权建设

尽管日本侵略者在千里“无人区”派出了重兵,严密封锁,并且连续不断地进行大讨伐、大扫荡,但是,共产党领导的各级党组织和政权组织依然存在着、活动着、战斗着。从1938年八路军第四纵队挺进冀热边,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在包括承德在内的千里“无人区”范围内先后建立了抗日联合县政权组织以及区级和村级政权组织。而且在基层政权建设中还实行了民主选举制度。在选举时,根据山区群众普遍没有文化、难以投票的情况,于是就采取“豆选”(或用玉米粒选)的方式民主选举村长、副村长和委员。

据1944年11月冀热边区关于行政区划的统计,承兴密联合县5个区中的271个村;蓟遵兴联合县8个区中的428个村;迁遵青联合县6个区中的275个村;承兴联合县7个区中的459个村都建立或改选了村级政权。

3.“无人区”斗争的统一战线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为实现全民族抗战提出的一项重要方针。在坚持千里“无人区”斗争中,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党领导人民取得“无人区”斗争最后胜利的重要法宝。坚持在“无人区”的各级地方党组织和八路军在斗争中,始终积极贯彻和实践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思想,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了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孤立和打击了敌人,巩固和壮大了自己的力量。

在坚持“无人区”斗争中,统一战线工作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一是团结少数民族群众共同抗日,二是团结、争取知识分子及上层人士共同抗日,三是争取伪组织、伪政权人员参加抗日工作,建立“两面政权”等等。上述工作的开展,

对于坚持无人区斗争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比如,当时,设在“无人区”的伪机关、伪组织中供职的,除了日本人以外,大部分都是中国人。如果能把这些伪职员中的一部分统一过来,那将对开展“无人区”斗争起到很大作用。为此,各级党组织把对伪组织人员展开统战政治攻势列为重要的抗日工作之一。通过多方式、多渠道的抗日统战工作,不仅使不少伪职员改变了与抗日为敌的态度,由同情抗日到参加抗日,甚至成为中共打入日伪内部的“关系人”;不少伪满村政权发展成为真心为抗日、假意应付日伪的“两面政权”。

“无人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广泛开展,使富有正义感、同情心的日本人也被争取过来。日本人井上同情抗日,利用这一点,地方党组织就对他进行了积极争取。致使井上经常利用关系向抗日部队透露一些伪军的行动情况,并多次解救被捕群众和干部,为抗日做了很多工作。

(三)“无人区”斗争中的人民群众

毛泽东主席曾经说过:“战争的威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兵民是胜利之本”。坚持千里“无人区”斗争的胜利,也就是人民战争思想的胜利。如果没有千千万万个无人区群众的积极参与和大力支持,千里“无人区”斗争就不能取得胜利,冀热辽抗日根据地也不可能创建成功。坚持千里“无人区”斗争的实践证明,坚持在千里“无人区”的人民群众是打破“无人区”封锁并取得“无人区’斗争最后胜利的重要保证。

在激烈、残酷的“无人区”斗争中,各地都建立了青年救国会(报国会)、妇女救国会、儿童团等群众组织。仅今宽城一县当时即先后建立报国会71个,有成员3000余人。这些群众组织在坚持“无人区”斗争方面都起了重要的作用。青年救国会动员青年或参军参战,或组织起来支持、配合八路军、游击队的军事行动,开展武装斗争等方面做出了贡献;妇救会在组织广大妇女做军鞋、缝军衣,支前支战等方面做出了贡献;儿童团在组织少年儿童站岗放哨、传递情报等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下面我给大家举几个典型的人物和典型的事例。

第一个典型人物是被称为“当代佘太君”的邓玉芬。

邓玉芬是原丰滦密联合县南猪头岭村人,她和丈夫任宗武共有七个儿子。日本侵略者侵占了她的家乡以后,面对亡国奴的命运,邓大娘一再教育孩子们要记住自己是中国人,不能当亡国奴。1940年,八路军第十团挺进丰滦密地区创建根据地时,夫妇俩毅然把长子任永全、次子任永水和三子任永兴送去参加了游击队,他们夫妇俩也成了村里的抗日骨干。八路军的后方医院就设在他们家,老俩口成了伤病员最贴心的护理员。1941年秋,日伪军开始大规模制造“无人区”时,邓大娘支持不到参军年龄的四子任永合、五子任永安参加了民兵组织,让他们和丈夫一道战斗在“无人区”里。1942年3月21日,她的丈夫和五儿子惨遭日军杀害,四子也被抓走。悲痛欲绝的邓大娘谢绝了组织上和乡亲们对她们的照顾和挽留,毅然携年纪还小的六儿子和七儿子返回已成“无人区”的猪头岭,坚持斗争。接着,她的长子又在战斗中牺牲;次子负伤后回家养伤,因伤势恶化在家中也去逝了,而四儿子又惨死在鞍山劳工集中营。这一连串的不幸对邓大娘打击很大,但她却坚强地吞咽了悲痛的泪水,硬是挺了过来,在默默无语中仍然坚持春种秋收,打粮支前,做鞋、做袜送给子弟兵,精心照顾伤员,奉献着母亲般的慈爱。1944年春,日伪又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毁灭性大“扫荡”。混乱中,她的六儿子失踪,七儿子身染重病。邓大娘带着七儿子与群众一起“猫山”时,为不暴露目标,保护乡亲们,她竟忍痛用棉花塞进因惊吓而啼哭的七儿子的嘴里。搜山的敌人撤走了,可她的最小的七儿子却断了气。丈夫和5个儿子相继为抗日而牺牲了生命,六子又下落不明,邓大娘就是在这样的巨大打击下咬牙坚持下来,直到抗日斗争的最后胜利。因此,邓玉芬老大娘被人们尊敬地称为“当代的佘太君”。

第二个典型人物是河北省十大爱国拥军杰出人物张翠屏

张翠屏,人称“麻利嫂”,是原八路军地下交通员朱殿坤的妻子。1943年,时任冀东军分区司令员的李运昌率八路军干部战士300多人战斗在以兴隆县雾灵山为中心的抗日游击根据地。当年1月21日傍晚,日本关东军第108师团和伪热河讨伐大队7000多人将雾灵山秘密包围,扬言要活捉司令员李运昌。张翠屏的丈夫朱殿坤当时正赶往县委送鸡毛信,半路上不幸被日军抓住。情急之下,张翠屏拖着7个多月的身孕,自告奋勇为300多名八路军带路,攀登悬崖峭壁,通过秘密通道终于冲出了敌人的包围,为中国革命胜利保存了革命力量。由于过度劳累,张翠屏不幸早产,把婴儿生在了冰河之上。战士们自动地把棉大衣铺在冰河上,用身体围成一圈又一圈地挡住风雪,使母子俩平安地活了下来。李运昌司令员特意为出生在冰河上的婴儿起名“冰儿”。也就在这一天,张翠屏的丈夫朱殿坤被日军残忍地杀害了。

战争年代,张翠屏带着儿子东躲西藏;和平年代,她忍受挨饿,却从不提丈夫为八路军送信牺牲评烈士之事,也不准儿子到北京找李运昌司令员要照顾,一直到1982年病逝。

张翠屏的事迹感动了承德,感动了河北。先后有多家报纸、电台、电视台宣传报道了她的感人事迹。虽然张翠屏在1982年已经去世了,但是,党和政府仍然没有忘记她。2005年,张翠屏被评为河北省十大爱国拥军杰出人物。

第三个典型人物是“深山红嫂”刘素珍

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山东沂蒙山抗日根据地,曾经广泛传颂着红嫂的故事。而在我们的热南地区,也曾经传颂着“燕山红嫂”的故事。这个被称为“深山红嫂”的人,就是王厂沟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村妇女主任刘素珍。

1942年冬,驻宽城王厂沟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冀东军分区部队,因当时换冬装,急需120件棉大衣。时任王厂沟村妇救会主任的刘素珍得知情况后,为了让战士们尽快穿上棉衣,少挨冻,她当即组织全村上至70岁的老大娘,下至十几岁的小姑娘,在山洞里点着油灯和松明子灯,连续奋战七天七夜,终于圆满完成了任务,仅她一个人就制做了8件棉大衣。李运昌司令员拿着刘素珍她们奋战七天七夜赶制的棉大衣非常高兴,夸奖“王厂沟的妇女们真是好样的”。

有一年秋天,迁青平联合县大队的李文华因患急性眼病到刘素珍家休养治疗。为了使李文华早日康复,除了把自己平时舍不得吃的小米和几个鸡蛋全都拿出来给李文化补养身体外,她还置个人生死于度外,不顾李文华的阻拦,巧妙、机智地应付日伪军的盘查,千方百计地找来了药品,很快治好了李文华的眼疾,使他重返战斗岗位。刘素珍舍生忘死,一心抗日的事迹在热南山区广泛传颂,战士们都亲切地叫“燕山红嫂”。

1949年3月,刘素珍光荣地出席了热河省“无人区”代表会议,受到李运昌、李子光等省委、省政府领导的亲切接见。

第四个典型人物是抗日小英雄丙丁火

丙丁火,原名巩书安,1929年出生于平泉县茅兰沟乡杨家店村。1943年5月,国恨家仇促使丙丁火毅然参加了游击队。在6月的一场激战中,游击队被敌人打散了,丙丁火被日伪讨伐队抓住,押入了平泉县日本宪兵队。面对敌人的百般利诱,他装作什么也不懂。敌人见他年纪小,又一问三不知,便不再审问他,并把他留下来做差役。7月中旬,日军在长胜沟的盘道梁吃了败仗,垂头丧气地回平泉喝酒解愁,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丙丁火趁机闪进一间日军头目的住室,从墙上摘下一支崭新的三八枪,又拿上了一些子弹,然后绕过岗哨,钻进青纱帐,安全地回到了游击队。

丙丁火夺枪逃离后,敌人三天两头闯入他家索枪要人,他的父亲母亲和小侄女不堪忍受敌人的折磨相继含恨去世,四岁的小侄子竟被敌人塞进灶堂里活活烧死!亲人遇难,丙丁火悲愤万分,他把仇恨化作力量,决心以多杀鬼子来祭奠亲人,告慰亲人。

1944年6月,丙丁火等17人在弹尽粮绝后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最终不幸被俘。敌人威逼利诱,妄图使战士们屈服,可他们个个表现的坚贞不屈。气急败坏的敌人架起了机枪。枪声响了,游击队员一个个倒了下去,最后只剩下了丙丁火。敌人并不是枪打得不准,而是想用这一招吓唬住他,逼他投降。但是,丙丁火始终怒目圆睁,没有向敌人吐露一点消息。

敌人一看实在没有办法,于是便凶相毕露,挥舞起屠刀向丙丁火砍去。丙丁火壮烈地倒在血泊中,15岁的少年在抗日战争的历史上又树立了一座丰碑!丙丁火成为承德地区“王二小式的少年英雄”。

像这样令人感动的事例真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例如:有不少誓死不进“人圈”的妇女在敌人进山“扫荡”被围困搜山时,为了不让因挨饿或惊吓等原因哭叫而暴露目标,危及八路军伤病员和乡亲们,他们竟忍痛将自己的亲生骨肉用奶头活活地憋死、捂死在自己的怀里!类似这样的母亲,尽在宽城县王厂沟一个村就有34人之多。她们用特殊的母爱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承德县窄道沟村的八路军办事员赵春,他坚决不做日伪的“顺民”,誓死不进“人圈”。他家的房子被烧了多次,可他全家一直不进“人圈”,坚持“无人区”斗争,直到抗战胜利。解放后,他应邀参加了热河省“无人区”代表大会,并被中共热河省委、省政府授予“好汉赵春”的光荣称号。

此外,兴隆县中田村村民政委员张忠政、财粮委员张福廷,在敌人以他们的亲人做人质,逼迫他们“下山自首”,放弃“无人区”斗争时,他们宁舍亲情,义无反顾,坚决不“下山自首”,终于粉碎了敌人的“招降”阴谋。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很多。以上发生在千里“无人区’里的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感人事例,再一次印证了毛泽东主席所说过的一句话的深刻含义。这句话就是:“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永远打不破的。”

(本文选自《征程与责任——河北党史宣讲稿选编》,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