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构建2.0版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习近平主席此次访美的深度看点
时间:2015-09-29           来源:人民论坛网
 


林宏宇



关键词】大国关系   2.0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全球治理   共同价值观

【作者简介】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主任、教授、博导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在中国外交布局中占有特殊重要位置。中国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和把握中美关系,致力于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9月22-25日,习近平主席开启了就任国家主席以来第一次对美国的国事访问,这也是今年国际社会最重要的大国元首外交活动之一,对世界和平发展与大国关系稳定都有重大的影响。笔者认为,如何进一步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发展,是这次访问的重要目的之一。这也正如习近平主席在西雅图首场公开演讲中所指出的:“如何在新起点上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美应该怎样携手合作来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答案就是要坚持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正确方向,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1]我认为,此次“习奥会”之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将进入2.0版时代——这是我们深度观察习近平主席此次访美的重要视角。

自2012年习近平提出构建“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新型大国关系战略以来,该战略已成为我国处理中美关系的定音锤。2013年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在美国加州安纳伯格庄园会晤之后,中美两国元首就构建新型大国关系逐渐达成共识,其基本内涵明确为“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两年多来,在中美双方共同努力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取得了丰硕成果。两国高层交往频繁,各领域合作不断取得新进展,在国际、地区、全球性问题上保持密切沟通和协调。笔者认为这个阶段可视为1.0版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时期。1.0版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依然属于已往我们所强调的“两国关系是建立在共同的国家利益基础之上”的传统范畴。然而,现实的国家利益是因时而异的,是变化不定的,是易变的,笔者认为这正是中美关系不断出现波动的根本原因。要想保持中美关系的稳定,除了现实国家利益之外,还要找到一个更稳定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价值观。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除了要重视现实利益因素之外,还要重视价值观念的因素,这就是2.0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要素。尽管中美之间在历史文化、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但在全球化与全球治理已进入3.0版的时代,国际社会所提倡的价值观不能仅是西方国家所提倡的“自由、民主、人权”等理念,而应是超越国界的全球价值观(Global Value)。

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订,标志着国际社会开始摆脱原始的“丛林状态”,国际关系开始从无序竞争的残酷淘汰赛,开始进入有序竞争的和平排位赛。“谈判斡旋、尊重边界、外交豁免权”等“新”理念开始成为指导当时国际关系的全球价值观,标志着全球治理开始进入1.0版时代。然而,落后的1.0版全球治理未能阻止20世纪两场世界大战的浩劫,直到1945年联合国的成立,才标志着全球治理开始进入2.0版时代。联合国安理会(UNSC)、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WB)、关贸总协定(GATT)等“准世界政府”机制在全球治理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大国协调、危机管控、贸易平衡、区域一体化”等全球治理观念深入人心。同时,这也加速了全球化的进程,世界进一步“扁平化”,非国家行为体作用凸显,非传统安全威胁日现。2001年“9.11”事件把全球化的负面影响彻底撕裂展现在世人面前,它表明在安全问题上如果国际社会不加强治理合作将无国际安全可言,它要求有影响力的大国在国际安全问题上要更加深入的协调和合作,但同时它也暴露出2.0版全球治理的力不从心。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更加暴露了2.0版全球治理的巨大缺陷——西方大国话语权过大,新兴经济体的作用和贡献被忽略,国际金融体系管控缺位,已有的治理机制和经济秩序严重不平等。在这场空前严重的危机打击下,世界经济出现了自由落体式的严重衰退,已有的西方大国协调机制(G7)根本无力应对。在此大背景下,2008年11月国际社会不得不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了G20国家领导人首次峰会。笔者认为,这个峰会标志着全球治理开始进入3.0版时代。3.0版全球治理的最大特点是西方国家作用整体下降,新兴国家开始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全球治理的协作程度和国际受益面达到历史的最高点,新的全球治理机制呼之欲出。

大国(不仅是西方大国)将继续在3.0版全球治理时代发挥重要作用。中国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有活力的新兴经济体(Emerging Economies),美国作为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有影响力的成熟经济体(Established Economies),将在3.0版全球治理时代扮演重要角色。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美两国GDP占世界的比重高达34%,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力超过60%,在气候变化问题、世界疾病防控问题、国际维和行动、国际金融安全问题、国际贸易平衡问题、世界能源安全问题、国际恐怖主义问题、世界粮食安全问题、国际移民问题等全球治理问题上,中美两国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中美两国作为全球大国所担负的责任与使命因素的地位将大大上升,这将使得两国之间的共性(尤其是维护全球治理的有效性方面)在增加。虽然我们不主张G2,但中美作为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大国,都有对世界和平与人类发展事业负有不可推脱的全球责任。因此,笔者认为未来“2.0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要强调全球治理3.0版时代的价值观认同,即强调“和平与发展、合作与共赢”的价值观念。全球治理需要中美两国携手合作,共同应对全球化给全球治理带来的新问题与新挑战。习近平主席此次访美之后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发表的题为《谋共同永续发展做合作共赢伙伴》的演讲,就有这一战略构想的味道。演讲中,习近平主席宣布中国将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支持发展中国家落实2015年后发展议程,就充分表明了中国对全球治理的大国责任意识与有所担当的情怀。

而且,笔者认为现在提出构建2.0版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正当其时,这主要有以下3点理由:

理由一:当前国际格局与国际秩序变化不定,国际安全形势堪忧,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亟需大国合作,而非大国对抗。这点可从基辛格、哈斯(Richard N.Haass)、布热津斯基等美国一流战略学者的近期言论看出来。基辛格认为当今世界秩序正处于一种貌似有序但实则逐渐向无序状态演进的一个长期趋势中,这个趋势将不利于未来的世界和平与发展。哈斯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失序时代”的文章,对整个国际秩序做了一个很悲观的判断:当今时代可能正处于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失序的时代。布热津斯基的《战略远见:美国与全球权力危机》也从另一个视角阐述了他对当今国际秩序的忧虑。这些美国战略学者都认为包括美国、中国在内的世界大国如果对当前的国际无序状态认识不够、处置不当,则有可能导致国际战争的再现与世界和平的终结。他们的言论都为我们提出2.0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战略精英共识,即中美在全球和平发展与安全稳定问题上的合作,是新时期全球治理的需要,是可以上升到共同的价值观念的高度,而不仅是现实国家利益互需的低层次。

理由二“距离产生美”,中美之间实力差距有所恢复,这减缓了美国战略精英界对所谓的“中国威胁”的紧迫认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和平崛起的步伐“被加快”了,中美之间的实力差距,尤其是经济实力的差距被大大缩小了,美国战略精英界紧迫地感受到“中国威胁”的压力与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的临近。奥巴马政府的“战略东移”与“亚太再平衡”战略就是这种紧迫感的直接反应。但近年来,尤其今年以来,中国国内经济确实面临“中速换档”带来的巨大放缓压力,以及国民经济长期高速增长带来的后劲缺乏,从而形成所谓的“经济新常态”——即中国宏观经济将在未来一段较长时期内减速;而自去年下半年,尤其今年以来,美国国内经济复苏强劲,GDP增速不断加快,今年有望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状态。一方减缓,一方加速,中美之间的经济实力差距将会有所加大,美国对华实力优势将会有所恢复,其对华博弈的信心也会有所恢复。“距离产生美”,这会大大减缓美国对“中国威胁”的紧迫认知。威胁感的下降,就给中美两国关系的缓和与新型大国关系的深化创造了机会。

理由三美国国内始终存在一股对华友好的“中国情结”与民间对华交流的涌动。美国是一个很多元的国家,其国内既有反华的保守势力,也有对华友好的积极力量。当前,在美国州以及州以下地方政府和民间机构中对华友好的力量相当强大,他们都有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强烈愿望和情感,他们都希望能从中国经济发展中获得更多共赢的机会。据最新统计,美国50个州与中国31个省区市建立了43对友好省州、200对友好城市。过去10年,美国42个州对华出口增幅达到3位数。另据美方统计,中国过去5年对美投资年均超过80多亿美元,而且增速还在加快。中国正在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这一进程将对外部商品、技术、服务产生海量需求。未来5年,预计中国将进口10万亿美元商品,对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出境旅游人数将超过5亿人次。[2]这些经济贸易合作在造福两国人民的同时,也成为了稳定中美关系的“压舱石”。此外,中美两国民间的经济社会与人文交流非常频繁,它们是中美关系的“保险系统”。正如刘延东副总理今年上半年赴美参加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前,在《今日美国报》上发表的题为《系牢中美人文交流纽带》的署名文章所指出的,“中美关系虽经风雨,但人员往来、人文交流从未停止,特别是在应对气候变化、突发灾害、反对恐怖主义等全球性挑战面前,两国政府和人民总是携手并肩,通力合作,为人民友好交往搭建了更加广阔的平台。6年来,这一机制围绕教育、科技、文化、体育、妇女、青年、地方交流等领域,取得近300项务实成果。目前中美间每17分钟就有一个航班起降,2014年有430万人次来往于太平洋两岸。有49万名中国青年在美学习,超过10万美国青年到中国学习。2014年仅中国75所高校接待来访美国学者1.2万人,召开中美学术研讨会217次。中美结成了逾240对友好省州和城市。两国人文交流呈现前所未有的发展态势。”[3]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确有理由相信未来中美关系能够渡过很多难关,2.0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恰逢其时。

综上所述,中美关系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其走向不仅关系到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而且关系到国际社会安全与稳定。习近平主席此次访美正逢其时,构建2.0版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正逢其时。

[1]习近平在美国西雅图欢迎宴会上的讲话,http://news.fjsen.com/2015-09/24/content_16676519_all.htm#content_1,访问时间:2015年9月25日。

[2]习近平在2015年中美省州长联席会上的讲话,http://news.sohu.com/20150923/n421916800.shtml,访问时间:2015年9月25日。

[3]刘延东:《系牢中美人文交流纽带》,http://www.chinanews.com/gj/2015/06-23/7359052.shtml,访问时间:2015年9月12日。


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