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学“鸭子浮水”
——关向应向康世恩传授工作方式方法轶事
日期:2018-07-09           来源:北京日报

                                               梅兴无


                                        

                          朱德(中)、关向应(右)和王震(左)在陕北合影。

  

1940年,年仅25岁的康世恩任晋绥边第八分区专员。八分区辖有晋中之交城、文水、汾阳等几个县,位于太原以南,靠近吕梁山。

1940年2月,贺龙、关向应率一二〇师主力从冀中日夜兼程返回晋西北,执行中央赋予的两大战略任务:一是西边保卫延安,建立陕甘宁边区的坚强屏障;二是东边建立根据地,构建联系西北与华北的战略枢纽。一二〇师的到来,使晋西北迅速完成政权改造,各级抗日民主政权普遍建立起来,结束了抗战以来晋西北两种政权、两种军队并存的局面。

受晋西北大好形势的影响,第八分区军民的斗志和情绪异常高涨。康世恩年轻气盛,热血沸腾,在太原市外围的敌人鼻子底下,大张旗鼓地建立平原抗日根据地,每个村子的民主政权、民兵都公开活动,就连各小学教员也公开宣传抗日和教唱抗日歌曲。但同时也招致敌人的骚扰和进攻,不少村干部、民兵、小学教员惨遭杀害。

1940年10月,一二〇师政委关向应专门通知康世恩去汇报。康世恩自我感觉良好,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建立平原抗日根据地的情况。关向应不动声色地听他说完,微笑着问:“你看到过鸭子浮水没有?”康世恩不假思索地回答:“看到过。”关向应又问:“你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吗?”康世恩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关向应解释说:“鸭子浮水,上面平静得很,而它的两只脚却在水里面拼命划动,这就叫‘鸭子浮水——下动上不动’。”

康世恩还是不明就里。关向应直截了当地向他挑明:“你们在太原与汾阳两个强大敌人据点之间公开建立平原根据地,不妥当啊!晋中平原地区很狭小,只有三四个县,回旋余地小。你们盲目地建立根据地,能呆得住,能撑得住吗?”康世恩顿时感觉背心凉飕飕的。

关向应又耐心地开导他:“建立根据地不能脱离实际啊!像冀中、河南、山东的大平原,回旋余地大,建立根据地是有条件的。可你们两边是山,中间是一条狭窄平原,两头又有强大敌人的据点,眼下根本没有建立根据地的条件。”

关向应着重指出:“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心中要装有大局。你要切记,八分区还担负着党的秘 密交通线的重要任务。从延安到晋冀鲁豫、八路军总部的同志,从八路军总部到山东,再转道去苏北新四军的同志,都要经过你们那里。你们这样公开暴露自己,不是自己把这条重要的秘 密交通线给切断了吗?”康世恩听得浑身冒汗,再也坐不住了,急切向关向应请教对策。

关向应胸有成竹地说:“回去后,你们必须学习掌握斗争策略,立即潜伏下去,保存力量,像‘鸭子浮水’那样,暗中使劲。具体做法有三条:第一条,已经公开暴露身份的,要赶快把他们撤到山里去,不然就会无谓牺牲。第二条,有一些虽已暴露身份,但还没有引起敌人注意的,就给他调动一下,换个地方工作。第三条,没有暴露的,要立刻潜伏下来。”

关向应的谈话与指示,使康世恩茅塞顿开,回到第八分区后,他立即按着关向应的指示作了具体安排,该进山的进山,该调动的调动,该潜伏的潜伏。两三个月后,日军实行“三光”政策,对第八分区发动疯狂“扫荡”,幸亏他们早在几个月前就做了安排,才避免重大损失。

康世恩学“鸭子浮水”,为日后的斗争保存了革命力量,他自己在斗争中也日臻成熟起来。在后来的反“扫荡”中,能够机动灵活地与日寇进行斗争,在敌人据点周围展开游击战,逼着敌人龟缩到据点和碉堡里,一点一点地把敌人挤了出去,根据地得到逐步恢复,地下交通线也得到巩固,有效地发挥了战略枢纽作用,给往返延安和各抗日根据地的同志提供方便和安全保障,刘少奇、彭德怀、邓小平、刘伯承、陈毅、杨尚昆、薄一波等领导人和数千名干部,就是在敌人眼皮下秘 密地通过封锁线的。

(作者单位:湖北鄂州市委办公室)

点击此处阅读原文

[责编:岳雪侠 黄世磊]
0
[关闭窗口]